社交化办公给我们带来了哪些改变

央视春晚的红包大战火了,柴静一场《穹顶之下》火了。这背后微信类社交平台的作用功不可没。

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人否认网络社交给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人在思考,我们应该如何利用好社交化平台。

我记得2004年工作的时候,有些单位禁止员工上qq,主要是担心我们在qq上与朋友聊私事。后来有一段时间,开心网火了,有些单位把开心网给禁止了,防止员工在单位玩游戏。再后来淘宝火了,有些单位把淘宝给禁止了,防止员工在上班时间购物。

每当一个新社交形式出现的时候,企业管理层首先看到的是他的危害和风险,禁令频发。这确实规范了我们的工作行为,自此员工规规矩矩上班,企业按照模式老老实实经营,这好像也没有问题。

但也有一些互联网企业,却提前看到社交工具的价值。号召员工利用QQ工具跟客户谈项目,利用微信平台把企业的产品传播出去,利用淘宝平台开起了旗舰店。把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

面对新形式下的社交平台,是禁止还是开放?这个问题争论不休,各方都有自己充足的论据。今天我们已经不再需要讨论社交管理重不重要的问题。在人人都与社交 平台互联的时候,家家企业都利用社交管理的时候,我们已经不能置身事外。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需要充分的认识它,了解它,拥抱它。

 

社交化办公是员工的人性解放

无容置疑,大量的80、90后人群走上工作岗位,这一群体是站在互联网平台上成长的一代,他们是社交平台应用的主力军。他们能快速的接受新事物的到来,个 性独立,他们讨厌单位里论资排辈的组织体系,他们崇尚自由、简单、开放、自由的企业文化,他们喜欢用新的规则来打破原有的传统秩序。

如何激发这一群体的工作积极性?如何让他们更有主人翁感和成就感?如何承担更多的工作事务?如何在工作中与各级同事快捷沟通?如何让他们学习成长?这些都是作为企业管理层需要时时考虑的问题。

从某种角度说,只有充分解放员工的人性,让员工的利益与公司的利益保持一致,让员工的目标和公司每天的任务计划保持一致,才是组织高效办公、持续经营之道。在这点上,社交化平台承载解放员工人性的作用。

 

社交化构建人人即专家的组织体系

在组织架构体系中,社交化与原有的组织体系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去中心化。我们的传统组织结构很崇尚经验主义,很崇尚领导层的权威作用。命令都是从最上级出发,一层层传递,直至最低端的一线员工。

殊不知,很多项目不是仅依靠领导的发号施令就可达到目的。如果该领导是该领域的专家,或许还好。如果该领导不是专家,或者对某项目的参与程度很浅,或是他抱有固有的传统经验不放,则它的决策很可能在日益变化的市场面前折戟沉沙。

如何让决策更接近市场,把决策权交给专家或一线?华为任正非曾经讲过非常经典的一句话:把指挥权交给前线听得到炮火的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社交化一个很大的作用将原来传统严谨的垂直化、扁平化组织架构打散,构建的是一个以人人为中心,人人皆可协作互联的网状组织架构。在网状组织架构中,每一个都是自己负责领域的专家,人人都可自由与其他团队或个人展开协作关系。

 

社交化将以客户和市场为中心

在这场人人为核心的组织架构体系变革中,什么是组织的核心目标和规则呢?如果没有核心的价值追求和目标,社交化平台将变为组织各自为政、一盘散沙的局面。

所以,社交化办公的最高准则一定要遵守企业经营的准则。在当今市场中,唯有“以客户为中心,以市场为导向”的准则仍旧适用于这一组织目标。只有这样,大家的目标高度集中起来,所有组织成员的目标都是以客户为中心进行运转。

一个形象的譬如。企业组织形式类似如一个交通系统,在高速公路上,并没有一个中央控制机构来控制每辆车的行驶路线,但交通系统作为一个整体是有序的,在既 定的系统规则下,每辆车都对自己负责,按照“不要碰撞-开往目的地”这个简单的目标来行驶,于是这个系统有序了。企业也是一样,设定好整体的运营规则(交 通法规),设定好目标(目的地),每个小组会在这个体系内自动自发的协同合作,来实现目标。